安倍晋三94岁的母亲:野心勃勃父亲儿子皆首相白发人送黑发人

发布日期:2022-08-21 06:08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7月8日,距离七七事变的纪念日仅过去一天时间,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奈良县的街头中枪。消息一出,几乎霸占了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榜单,而中国民众的态度自然不用多说。

  不过,日本一家疗养院里,一名94岁的老妇人看到电视中循环播放的“安倍中枪”的视频后,先是呆呆地愣住,而后痛哭了起来。

  这个女人的经历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独一份,尤其是她亲眼见证了日本三个首相的崛起与覆灭,堪称“奇女子”。

  1928年,中国发生了军阀混战,狼烟四起,底层百姓们更是颠沛流离,而虎视眈眈的日本人望着中国这块肥沃辽阔的土地,露出了贪婪的眼神。

  对于乱世之下出生的国内新生儿而言,除非家族位居高位,否则出生如同生活在地狱一般,充满着痛苦的回忆。而安倍洋子的出生却是极尽奢华,这都要得益于她的父亲岸信介。

  岸信介是日本侵华战争中的“甲级战犯”,他在我国犯下的暴行数不胜数,尤其是那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导致他成了一个战争狂。

  安倍洋子原名岸信洋子,她出生的那天,父亲岸信介正在前往美国的游轮上。当收到家中传来的电报时,岸信介不由地喜上眉梢,望着一望无际的太平洋海岸,说道:“女儿就叫洋子吧!”

  或许是弥补未能见证女儿洋子出生的遗憾,岸信介对她极致宠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论多么大胆的要求,都会尽力满足。

  在岸信介的心里,可爱的女儿就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必须要尽心呵护。但是,这样一位父亲却在中国的领土上大肆残害我国同胞,只要是影响日本天皇侵占中国的计划,无论男女老少,一律格杀勿论。

  慈爱的脸庞面向亲人,恶魔的手爪却伸向无关紧要的无辜人士,这样的人,无论付出多少的爱,但也终究无法抵消犯下的罪孽。

  那时,小小的岸信洋子只知道与父亲聚少离多,就算后来知道了详情,也早在军国主义思想的滋养下,以为那些罪行都是所谓的“合理协助”。

  1936年,日本的铁蹄进入我国东三省地区,实施军事扩张的暴行,而岸信介则接受天皇的任命,担任伪满洲总务部次长。

  临行前,8岁的岸信洋子拉住父亲的衣角,不想与岸信介分离。但岸信介已经控制不住侵略中国的野心,即便忍痛丢下女儿,也要前往这片东方土地,谋取利益。

  岸信介走后,岸信洋子无比想念自己的父亲。她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收到父亲的来信,然后再回信过去,诉说近况以及问父亲安。

  岸信介也会把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告诉女儿洋子。但是,我们大概能猜到,无非是所谓“战果”的描述,那些残忍的行为以及给中国儿女带来的伤害,他绝对只字不提。

  侵华战争开始后,岸信介通过走私等非法行为谋取利益,以保证日本军队在前方战场上的军需以及物资等等,因此他与“剃刀将军”东条英机达成共识,肆意剥夺中国人的财产,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

  但是,东条英机是个武将,以“残忍”与“嗜杀成性”著名,他认为日本天皇赐予的功劳应该是“刺刀”拼出来,绝非凭借商业上的成就在天皇面前“得脸儿”。

  换句话说,东条英机倚靠着岸信介,但心里面却是实实在在地看不起这个只会动笔杆子的人。因此,他们在合作后期的矛盾不断。

  1944年的塞班岛战役,岸信介希望东条英机能够全力以赴,集中力量做最后的决战。但高昂的东条英机却不屑,只安排了少量兵力对抗美军,最终全军覆没。

  然而,就是因为两人的分裂,竟然让岸信介躲过了国际社会的清算,还在麦克阿瑟的协助下,以“无罪”之身免除了“甲级战犯”的惩罚。

  1946年,18岁的岸信洋子与家人们一同站在港口,迎接父亲的回归。当她看到岸信介时,竟然忍不住痛哭起来。

  原来,那时的岸信介在国际法庭上被关押了好久,再加上在国际法庭上极力撇清自己的嫌疑,早已经身心俱疲。50岁出头却是一副老人样儿,面部凹陷,极为吓人。

  不过,在我们国人眼中,岸信介是自作自受,他就应该与东条英机一样,承受肆意侵犯他国的惩罚,而不是安然无恙地回到日本。

  更令国人难以接受的是,作为战犯家属的岸信介一家,在日本的地位并未挪动,甚至在裕仁天皇的“洗白”下,连他在内的那些被释放的“甲级战犯”们,都接二连三地登上日本政坛的舞台。

  而刚满18岁的岸信洋子,作为政治世家的女儿,也开始在政党之中发挥作用。最关键的是她与安倍晋太郎的婚事。

  与中国的公平选举不同,日本的首相一直有五大家族的人员轮番担任,分别是小泉家族、麻生、鸠山、福田和安倍家族。

  岸信介作为政治要犯,想要进军日本政坛,除了雄厚的资金实力,那就是政治关系,因此,他审时度势下,决定找到昔日老友安倍宽,共商“联合大计”。

  值得一提的是,安倍宽是典型的反战人士,尤其对“战争狂人”东条英机恨之入骨。而岸信介正好抓住自己与东条英机的矛盾,成功与安倍宽搭上线。

  为了能更进一步地发展,岸信介把女儿岸信洋子介绍给安倍宽的儿子安倍晋太郎。

  两人初次见面时的场景尤为盛大,之后的日子里,岸信洋子在父亲的强有力撮合下,经常与安倍晋太郎碰面。

  虽说是政治联姻,但男女之情在日常相处中也慢慢加温,岸信洋子与安倍晋太郎之间自然也有互相吸引的地方。

  后来,安倍宽由于心脏麻痹去世,留给儿子安倍晋太郎丰富的人际关系以及政治基础。这样一位乘龙快婿当然是日本政坛的香饽饽,而岸信介耐不住野心,决定先下手为强。

  1951年,岸信洋子与安倍晋太郎正式完婚,改名安倍洋子。而丈夫大力支持岸信介上位,并且还成了岳父的政治秘书。

  1957年,岸信介如愿坐上日本首相的位置,安倍晋太郎自然而然地成了下一任继承者。而安倍洋子的人生在这段时间里到达了巅峰,是日本人最为羡慕的女人。

  曾经的“甲级战犯”,成了日本的一国之领,无论在哪个时代而言,都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日本却堂而皇之,甚至没有一丝愧疚。

  安倍晋太郎在看到岳父的鲜花和掌声后,心中也有了对权力的渴望。他找到岸信介,说出了自己想上位的想法。

  岸信介清楚自己终会老去,女儿安倍洋子的幸福余生都掌握在女婿安倍晋太郎的手中。而且一荣俱荣,安倍晋太郎在政治上的快速成长,也能壮大自己的实力。

  他告诉安倍晋太郎:“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让你拿到自民党候选人的资格,但路怎么走,全靠你自己。”

  日本选举像美国一样,都是通过全民选票,但不同的是,美国通过选举人票直接选出总统,而日本则是选举出议员,然后由议员多数派的担任首相。

  近年来,日本的首相之位牢牢控制在自民党的手中。只要获取更高的选举票,成为自民党议员,才有可能当上首相。

  在安倍晋太郎四处拉选票的时间里,安倍洋子也是不辞辛苦地陪伴在侧。两人堪称伉俪情深的代名词,为了家族命运共进退。

  那时,安倍洋子对安倍晋太郎的评价很高,她说:“我丈夫的能力非常出众,是天生的政治家,我希望我能为他的成就作出努力。”

  要知道,当时的安倍洋子已经是首相千金,到处抛头露面,向民众卑躬屈膝也是一种挑战。就连后援会的人员都说:“你应该把头抬起来。”

  但是,她担心头抬太高会被当做看不起别人,所以才不断提醒自己弯下腰去。只要见到人,就要鞠躬。

  1958年,安倍晋太郎当选国会议员,安倍洋子看到站在演讲台上的丈夫时,心中也是尤为高兴:“总算没有辜负这么长时间的努力。”

  然而,就在安倍晋太郎在政坛平步青云,准备竞选首相之位时,岸信介却突然病死。政坛的势力有所动荡,而安倍晋太郎彻底丢掉了自民党总裁的位置。

  好在小泉家族的小泉纯一郎是安倍晋太郎的得意弟子,同时掌握着日本的军火生意,经济实力不容小觑。

  安倍晋太郎再次竞选首相之位。但是,就在最有可能成为首相的那年,他却因为胰腺癌去世。

  父亲病逝,丈夫离去,安倍洋子的地位一落千丈。但她来不及伤心难过,牢牢把控日本政坛才是重中之重,她说:“我们家的男人,天生就该是政治家。”

  而且,安倍晋太郎的胰腺癌早早就有了病发之势,但安倍洋子总是鼓励丈夫继续竞争首相之位,才导致他病情加速,最终病发。

  因此,出生在政治世家的安倍洋子,接受着浓厚的军国主义思想,再加上父亲岸信介的栽培。她要是个男人,绝对会在日本政界大展身手。即便不是,也有着称霸政坛的雄心。

  没过多久,39岁的安倍晋三正式登上日本政坛,母亲安倍洋子再次低下头颅,为儿子的前程奔走相告,拉拢势力。

  其实,安倍洋子孕育出三个孩子,老大安倍晋信对政治不感兴趣,在商界中闻名,是三菱企业的董事长,老三岸信夫被母亲洋子过继给了舅舅,丧失了争夺首相的资格。

  而安倍晋三的大学虽然并不出类拔萃,但他专修的政治专业,因此一毕业就担任父亲安倍晋太郎的秘书,跟在身边历练。

  因此,安倍洋子纵观全局后,决定把二儿子安倍晋三推上高位。先是进行政治联姻,娶了雄厚资本家的女儿森永昭惠,然后又四处拉选票。

  当时,安倍昭惠在参加竞选活动时有些生疏,甚至一度拒绝,而作为婆婆的安倍洋子则在旁边细心鼓励和教导。再加上安倍晋太郎的忠诚者小泉纯一郎的全力扶持。

  2006年,毫无政治成就的安倍晋三登上日本首相之位。可惜上任一年时间,就称病离开。第二次当选日本首相时连任三次,2017年称病离任。

  2022年的日本首相之位即将开始之际,安倍晋三再次蠢蠢欲动,而安倍洋子虽然已经93岁高龄,但为了儿子依旧殚精竭虑。但她想不到,竞选活动还未开始,安倍晋三在街头被枪击,失去了生命。

  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的去世对于安倍洋子是场重击,或许其中有无法当选日本首相的懊悔,或者安倍家族衰亡的预感。但是,更多的是一个母亲痛失爱子的痛苦。

  对于外界而言,安倍晋三作为自民党最有竞争力的议员,他的突然离世,必定会导致日本政坛的动荡,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国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