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粉”年轻人的化妆品小样真假几何

发布日期:2022-08-09 20:38   来源:未知   阅读:

  “圈粉”年轻人的化妆品小样线g的××品牌口红小样只要13.8元,正装3g却需要185元,肯定买小样更划算。”正在逛网络购物平台的北京高校研究生吴同(化名)一边挑选商品,一边念念有词。几经对比,最终她购买了多个知名品牌的小样,包括神仙水、粉底液和口红。

  化妆品小样就是人们常说的“试用装”,是品牌商家为新品推广、优惠促销赠送给消费者使用的产品,一般不专门销售。但现实生活中,化妆品小样不仅成了美妆行业的“网红”,还逐渐形成新的零售业态,受到年轻人的喜欢。同时,小样假货多、出现纠纷维权难等问题也饱受诟病。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9线上美妆个护人群洞察》显示,线年间逐年上升,口红、唇膏、眼影等美妆类迷你型产品销售量已超过整体彩妆。

  这么多的小样从何而来,售卖是否合理,其中又有多少是正品?出现问题消费者该如何维权?带着这些问题,《法治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据吴同介绍,她是最近一年才开始关注和购买化妆品小样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便宜又好用,可以以较低价格买到大品牌;同样一笔费用,买小样的话,口红可以同时购买好几种色号、香水可以同时购买好几种味道”。

  过去的一年,新消费的火热直接加速了“小样经济”出圈。记者搜索发现,在一个记录生活的网络平台上,将“小样”标记为关键字的笔记超过40万篇;网络平台上,不少公司或个人账号都提供小样免费申领服务,迅速增粉。

  在2021年双十一的直播间里,各大头部主播慷慨激昂地告诉消费者,“买一套送一套,送的比正装还要多”。如一位头部主播推销的某大品牌水乳,买250mL的正品,赠送280mL的小样,还有200元的优惠券。这无疑刺激了很多消费者的神经,短时间内售出超27万份。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小样没有走进直播间前,其最活跃的地方就是二手市场和代购群里。2021年双十一次日,在某知名二手交易平台上,美妆小样的发布量大幅度增长,很多人早早在平台等着“捡漏”。在预售商品还未发货时,该二手平台上就出现了很多转手、拼单双十一预售商品的信息。其中,大多数都涉及小样。

  比如有卖家将原价1360元的三件套装和赠送的小样,以每件正品+小样标注不同价格(总价超过1360元)出售。这种操作让很多女生成了“倒爷”,一方面可以分摊费用,另一方面也可以赚取差价,小样经济依托二手平台,在年轻人群体里风生水起。

  记者打开电商平台进行对比,以某品牌小白瓶精华液为例,14mL只需19.8元,而正装50mL需要359元;某品牌小棕瓶精华15mL小样只需39.8元,而正装30mL需要660元。

  “品牌方如果没推出小样,那肯定是假货,这是唯一的直接证据。”资深彩妆博主bel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其实正品小样每毫升价格并不比正装便宜,如果小样与正装价格差距很大,而店家库存和销量又很多的话,基本上也可以断定为假货。

  “比如××品牌粉底液,官方只有片装和5mL的小样,但是有一些网上店铺售卖10mL的小样。这些肯定是假货,但销售量却不低。”bel举例说。

  随后,记者在网上平台找到一家售卖该品牌粉底液10mL的店铺,每瓶售价仅为13.3元。当记者向商家提出官方并未推出10mL的小样时,商家仅回复说:“正品,支持专柜验货。”

  对于商家这一说法,bel说:“这都是商家的套路。小样很难验货,先不说柜哥柜姐没有相关专业技术,就算有人家也不会理你。如果有的消费者较真,商家还会以该小样在中国地区未推出,只在日本、欧美等其他地区有,所以国内官网没有同款小样来敷衍消费者。”

  资深美妆博主何力(化名)也曾发文揭露过化妆品小样假货问题,他告诉记者:“小样假货很多,越是贵的,假的就越多,造假大牌小样做得很‘精致’,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很难辨别真伪。”

  辽宁大连某高校研究生田心语(化名)也经常购买小样,她说有些小样上有二维码、条形码之类的标记,可以查验真伪。同时,她觉得好评比较多的店铺出售的小样应该是正品。

  而在何力看来,即使可以查到护肤品瓶身上的二维码,也只能证明瓶子是真的,但瓶内产品未必是正品,因为有人会回收大牌护肤品空瓶牟利。

  “小样作为非卖品,常见的获取渠道就是专柜赠送或是代理商和免税店赠送,而这些渠道所能流出的小样数量十分有限,市面上流通着数量如此大的小样不符合常理。”何力说。

  为了解小样的来源,记者采访到某化妆品供应链公司的工作人员谭君(化名)。据她介绍,她所在公司会邀请一些头部主播进行直播带货,为吸引粉丝购买,公司会特意生产一批小样,随正品赠送给消费者。如果有剩余小样,就会将小样当作商品进行售卖。

  对于谭君所说的“真假混卖”这一说法,bel表示认同。“正品小样数量是很有限的,尤其是大品牌的小样管控很严格,根本不可能月售上万件。”bel说。

  bel告诉记者,她一个同为美妆博主的好友,曾发文揭露过某店铺小样为假货的视频,但随后便接到了该店铺寄来的律师函。bel说,由于这些店铺也会售卖正品,赠送的也有一批正品小样,起诉时,店铺会拿出发票来证明小样是专柜赠品,胜诉的可能性会更大。

  何力介绍说,以前会有一些柜姐或柜哥私自扣留一些小样倒卖,但随着品牌品控的日益严格,这种情况越发少见,“如果私自扣留小样的行为被发现,会被开除的,很少有人会拿自己的职业开玩笑”。

  早先,有媒体记者曾到一家专门生产大牌化妆品小样的工厂暗访调查。该工厂负责人称:“高级仿制品大到外观、小到颜色、气味等都与正品没什么两样,就是用惯专柜的消费者,使用时轻易也辨别不出来。”

  而一起“纪梵希散粉6g中样”事件也将造假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起因是某大学生美妆博主及其室友销售纪梵希散粉6g中样被指造假,从而深陷舆论风波。随后纪梵希官方声明,从未生产过6g中样,给了一个明确的结论。

  何力还介绍说:“正品小样在品牌方做活动时申请领取,消费者只需付邮费即可。有代购就会在各种群里请他人去申请领取,然后自己再贴钱回收,随后售卖。虽然这些小样是正品,但数量也十分有限。”

  吴同曾在代购处购买过小样,专业代购所售卖的小样又是否能确保为正品呢?bel和何力都认为正品确实有,一些代购还会囤货待价而沽,但总体数量不多,如果出售很快就会断货。

  “有些消费者购买正装时,品牌方会赠送同等含量的小样,为了降低成本,消费者也会将小样出售。但实践中,低价大牌正品小样,往往可遇不可求。”bel说。

  除了假货多,小样还存在过期问题。何力曾遇到过有商家出售的小样瓶身生产批号被剪掉的情况,没有生产批号就无法查到小样的生产日期和其他信息。

  “商家会说这是从柜姐手中回收的,为了防止品牌方追踪到,只能把批号剪掉。看似很正当的理由,其实售卖的可能是假冒伪劣甚至过期小样。”何力说。

  如果这种商品出问题的话,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权呢?对于这一问题,何力说只能去平台投诉,而且要证明皮肤出问题与商品有必然联系十分不易,一套流程走下来其实非常消耗时间和精力。

  在谈及如果购买的小样为假货是否会维权时,吴同和田心语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本来小样价格就不是特别贵,如果退换货的话,会浪费更多的时间精力,还不如自认倒霉。”田心语说。

  对此,bel表示理解。在她看来,随着小样市场的快速兴起,一些专卖小样的店铺渐渐出现店大欺客的现象。bel曾在有些小样店铺评论中看到,有买家留言说怀疑小样是假货,申请退款时,商家不仅不退,反而会频繁打电话骚扰买家。

  除此之外,她认为消费者难以维权的原因还苦于没有证据。“即使你跟商家说商品的包装、颜色和气味与正品不同,商家也会告诉你这是因为生产批次或产地差异等原因造成的。”bel说。

  采访最后,在谈及对小样的看法时,何力和bel观点一致。他们认为,作为非卖品的赠品小样本身只是为了方便消费者购买到心仪的产品,直接售卖小样的行为不合理。此外,伴随而来的假货、过期产品等问题,不仅会损害消费者利益,同时也会导致品牌形象受损。

  在北京律师常莎看来,对于消费者来说,在没有经过品牌方授权的集合店购物,一旦买到了假冒伪劣商品,很难向品牌方去主张权利,只能要求集合店的店家退货或赔偿,这对消费者的权益保护来说有比较大的风险。

  化妆品小样造假售假的问题层出不穷,且难以从根本上杜绝这类问题的发生。在受访的业内人士看来,化妆品小样市场能否长久发展下去,最主要的两个关卡就是:正规的进货渠道和销售渠道。但时至今日,小样的生产销售链依旧没有形成。

  一家美妆店老板也透露,如果没有专门的渠道,难以保证小样持续稳定供应。而电商平台中,获取小样的正规渠道,除了购买正装获得,还有电商平台上的一些活动,但这个渠道依旧不是针对大部分人开放的。据多位网友反馈:“电商对试用的人有各种各样的要求,所以申请的人很多,领到的人很少。”

  “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化妆品小样并没有统一的销售渠道,电商平台、二手平台、代购群以及线下店等,都有小样的身影。没有统一的进货渠道和销售渠道,无疑给化妆品小样制假售假提供了‘契机’。”何力说。(记者 赵 丽 实习生 杨轶男)

  工信部发布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已应用于45个国民经济大类,产业规模迈过万亿元大关。

  8日发表在《自然·光子学》在线版上的该成果,有望催生全新的量子计算机硬件,突破目前正在开发的超导和离子阱量子计算机的限制。

  谷神星一号遥三运载火箭在我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升空,将搭载的泰景一号01/02星和东海一号卫星共3颗卫星顺利送入预定轨道,发射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促进乡村振兴,实现共同富裕,必须加快缩小城乡之间在收入、消费、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差距,让农民线

  日前,江西省萍乡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电子信息产业园科研人员在实验室进行检验操作。

  8月7日,由中国能源学会、北京市怀柔区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2022可持续能源发展国际会议在京开幕。

  月8日,科技部、财政部、教育部、中科院、自然科学基金委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减轻青年科研人员负担专项行动的通知》。

  美国科学家的研究表明,蝗虫不仅能“嗅出”癌细胞和健康细胞之间的差异,还能区分不同的癌细胞系。

  近3年,各国政府及其央行高度关注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数字货币发展呈现以下特点:一是加密数字货币面临全球强监管。

  虽然都被称为球金龟,但它们的身手却差距较大—— 一些球金龟只能形成松散球形,或者完全不能成球,而另一些则能形成紧密球形。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制造出第一个纳米级涡轮机,再现了美丽的荷兰风车,但这一次它只有25纳米,相当于体内一个蛋白质的大小。

  近年来,一些真正具有开创性的“数字孪生”范例不断涌现,如中国上海的数字城市、美国洛杉矶的交通基础设施、体育场馆,甚至特斯拉售出的每一辆车。

  研究人员发现,提取的双向性最强的复合体并非均匀分布在所有主要区域,而是集中在皮层区域和丘脑区域。

  在“双碳”目标下,煤炭产业更加受到关注:煤炭是我国资源最丰富的化石能源,也是能源消费碳排放的主要来源,煤炭利用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约占能源消费排放的70%左右。

  除此之外,周涛还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让大数据实现高效率的流调,助力防疫资源的优化配置。

  智能化技术在煤矿减人增安提效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巡检、安控、运输、辅助作业等煤矿机器人也得到了大量应用,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危重作业岗位被机器人所替代。

  7日,我国首创的铁路智能站台门技术——“适应所有列车车型的站台安全门”,荣获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第二届工程建设行业高推广价值专利大赛决赛”特等奖。

  2020年11月29日,火星能量粒子分析仪在地火转移轨道距太阳1.39个天文单位(au)处,观测到第25个太阳活动周期的首个大范围太阳高能粒子事件。